字號:   

                副產元明粉【行業發展】煤化工“十四五”:再建,還是再見?

                日期:2021年7月16日 09:50

                 我國煤炭資源相對豐富、地理分布廣泛。近些年,隨著國家西部大開發戰略的實施,煤化工行業得到了迅速發展。然而,煤化工行業具有耗煤量大、耗水量大、排污量大的特點,且我國的煤炭資源與水資源呈逆向分布,煤炭資源豐富的西北部地區多為干旱地區,水資源稀缺。因此,水資源的過度使用和破壞被認為是煤化工行業所面臨的最嚴重的環境問題。

                     近年來,一些地方相繼頒布了嚴格的廢水排放標準,實現“廢水零排放”的目標,已經成為煤化工行業發展的自身需求和外在要求。

                     煤化工高鹽廢水主要來源于煤氣凈化過程中煤氣洗滌廢水、循環水系統排水、除鹽水系統排水、回用系統濃水等。目前,通常采用各種組合工藝對高鹽廢水進行深度處理,從而實現高鹽廢水的“零排放”目標。

                     然而,目前常用的“零排放”技術多為“混鹽零排放”,僅實現了廢水的零排放,而最終產出的結晶鹽是混合雜鹽。這些雜鹽不僅不能回收利用,更是被定義成危險廢物,大大增加了處理處置的成本與難度。如果處置不當,很容易對周圍環境帶來二次污染的風險。

                     由此可見,開發“分質鹽零排放”技術,在實現廢水零排放的同時,將高鹽水中的氯化鈉和硫酸鈉分離出來并加以資源化回收利用,是煤化工高鹽廢水處理的趨勢所在。

                        2021年是我國“十四五”開局之年。

                    但開年以來,一些煤炭大省政策突然趨嚴趨緊,導致現有的煤化工項目壓力極大。

                    煤炭供應難以保障、能耗控制更加嚴格,而且征收碳稅為時不遠,企業被迫限產減產。

                    有的企業考慮退出,前景令人堪憂。

                    在這種形勢下,不少企業為“十四五”期間要不要上馬現代煤化工項目舉棋不定:再建,還是再見?

                    筆者認為,其實這個決心并不難下。

                    首先,眼下正在推行的能耗雙控政策對煤化工極具殺傷力。

                    所謂能耗雙控,是指對能源總量和強度實行雙控制。筆者理解,能耗雙控其實就是碳中和的序曲和前奏。

                    其次,未來碳達峰和碳中和對煤化工影響更甚更久。

                    眼下的處境還只是受到能耗雙控政策的輕輕一擊,不少煤化工企業就打個趔趄,更大的碳達峰、碳中和政策風暴還遠未到來呢。

                    試想一下,一個大型煤化工項目投資動輒上百億甚至幾百億元,項目投產后要收回成本,短則10多年,長則需要數十年,項目的生命周期至少應該在30年以上。

                    這么長的時間內,在碳中和的進程中,政策的變化會很大,企業能否經得起沖擊,還真不好說。

                    最后,煤化工還有來自國際油價變化等市場方面的壓力。

                    如果說從“十一五”到“十三五”,現代煤化工展現在人們眼前的還是一片光明前景,那么今天隨著油價波動,加之疫情的影響,2020年煤化工產業可謂哀鴻遍野。不少企業因成本倒掛陷入虧損的泥潭難以自拔,對當初涉足現代煤化工后悔不迭。在一些企業看來,當年編制的5年規劃美好藍圖,今天卻變成了企業難以承受之痛。

                    當年編制現代煤化工項目依據最核心的因素是高油價和低煤價,如今偏偏發生了倒置,變成了低油價和高煤價。誰還能相信今后這個關系會倒過來?

                    綜上所述,基于政策和市場兩大因素的變化,從“十四五”乃至更長一點的時間軸來看,煤制燃料路徑的現代煤化工項目將逐步告別歷史舞臺,和市場說再見。

                    而煤制化學品路徑的項目,只有在逐步解決了碳排放的前提下,沿著高端產業鏈布局,才有一定的勝算。

                    所以,筆者的觀點是,今后新項目和大項目不宜再上。再上,就是冒險豪賭了。

                歡迎掃碼關注元明粉行業資訊公眾平臺

                所屬類別: 行業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香蕉啪视频在线观看视频久